恋爱中的张伟隆:原来恋爱是个技术活


 

张伟隆是个二十八岁的大龄青年,他长得英气勃勃,家庭条件也不错,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难道老天注定让我单身吗?张伟隆满心都不甘。家里人更是着急上火,但凡有一点机会,都会紧紧揪住不放。

这天母亲兴冲冲的对叶军说:“
儿,我听人说仙女湖边上有个‘神缘婚介所\’特别的灵验。礼拜六咱们去走一遭,说不定能为你找到女朋友呢。”

“妈,你就别瞎掺和了,我的事情我做主。”叶军觉得都沦落到靠婚介所去相亲了,实在是掉身价,会让别人笑死的。

“你……”老娘的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妈的话都不听了啊……你有女朋友还用我操这份心么……现在哪个女孩儿家不稀缺的跟个宝样的……”

“好了好了,我去还不行么。”叶军只得服软。再晚上一刻,老娘就要上演又喝药又上吊的悲情戏,折腾不起。

没想到,礼拜三叶军就独自一人偷偷去了。原来他想抢先把这事搅黄,省得被母亲赶鸭子上架。他在湖边细细地寻找着,在一片青竹掩映下看到了“神缘婚介所”。外墙是米黄色的大理瓷砖,镶嵌了不少墨绿色的玻璃,显得非常的洋气。

张伟隆推开门进去,忽然感觉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大厅的墙上悬挂着一对羊角,四周布满了兽皮和羽毛。连凳子都是木墩子做的,如同一个巫师的石窟,一种穿越时空的神秘感扑面而来。

突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男子,头发像刺猬般直竖,问:“您好!请问您是想找对象么?”

“嗯!”
张伟隆万般惊诧,这是原始人么?怎么还有这样的发型?幸好又过来一个打扮精致的美女,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陈玲,专门负责接待工作。刚才是我的丈夫,叫吴大海,性格有点古怪,你别介意。”

“哦!”叶军略微平复,“听说你这儿介绍对象特别灵验是吗?”

“那是,在我这儿介绍对象,百分之百包你成功。”吴大海一脸得意。

呵!好大的口气呀!叶军略加思索:“那在你这儿报名,要交多少钱?”

“五千元,分文不能少。”吴大海神情更是倨傲。

这么贵?叶军差点儿就脱口而出,想了想后说:“交五千元也可以,只是我有个条件。一定得帮我相亲成功,否则就赔一万元,怎么样?”

“这……”陈玲一脸犹豫。

“哼!我就知道你们不敢,相亲这种事谁敢打包票?没有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何必装成这样唬人呢?”叶军不屑的看着吴大海。

吴大海猛的打了个激灵:“一万就一万,难道我会害怕?”居然就拿起笔来,按这意思写了一份合同。完了大笔一挥,签上自己的大名。陈玲一旁看着,竟也不劝。

张伟隆暗自乐开了花,原来这是一记“激将法”。目的是激怒吴大海,在利令智昏之际做出选择,没想到还真中计了。如今合同在手,可稳保不受损失,还有一万元的赔偿金,谁会不贪图?

合同签好,陈玲说:“叶先生,在为你介绍对象之前,有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第一题,假如有四种水果:苹果、香蕉、橘子、葡萄。你按照自己的喜好顺序排序,你会怎么排呢?”

这有何难?叶军随口便答:“葡萄、香蕉、苹果、橘子。”

就这样,
张伟隆大概做了10道题。

陈玲一一记下,还登记了一些其他信息。叶军这才交了钱,离开了婚介所,回家便跟母亲大致汇报。母亲听了笑呵呵地,好像儿子已经有女朋友似的。

三天后,
张伟隆就接到了陈玲的电话,说约了一个女孩子叫于飞燕,在咖啡馆见面,便按照约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