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妖回忆录首发

每一个伟大的人都会在晚年或死后留下一篇传记,我也不能免俗。区别只在于……我没有枪手。

  记忆就像杨梅干,风干了许久,再拿出来煮煮,还是那个味道……

  一开始的时候,我很喜欢带小朋友回家玩,家里弄得很乱,妈妈说,以后不要带这么多人回来。于是我对大家说,我妈妈叫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我家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朋友了

  学算数的时候老师教得特别细心,课堂练习的时候每一桌都细细检查。有一次课堂提问叫到我,让我站起来回答。我还记得问的是5+7=?我搬手指头算了算……手指头不够,没算出来。于是我坐了下来,打算脱鞋子。老师说,你还没回答呢,怎么就坐下了?那天,我被留堂了。虽然我的一生有过无数次留堂,但那次印象最深,因为我觉得我没错

  我同桌是个小姑娘,桌子正中有条线,她坐左边,我坐右边。每次写作业她都会越界,我基本上不会和她计较。有一次我越界了,她用铅笔扎我手臂上,夏天,皮破了。然后,她哭了,我打的……那是我这辈子唯一打架打赢的一次

  小时候很怕妈妈,妈妈好聪明,我想妈妈要是能给我写作业多好啊。可是妈妈总是很忙呢。家里有时候灯开到很晚,那是妈妈在家的时候会教我算术,她教过我掰手指头,也教过我那些奇怪的式子,但是一直留在心底的却是他打我手掌心,很重很重,重到妈妈心疼得想哭。现在才明白,妈妈是个伟大的学霸,但不是个伟大的教育家。

  小时候我常常去我姨妈家写作业,有一次中午上学前窝在她的房子里写字,我记得我再写"浪"字,她在削铅笔。我们都很投入,投入到忘了上学这回事,等到妈妈和老师寻到这里来的时候,放学时间都要到了。

  第一次觉得有一个姑娘很好看也是在一年级。我不记得她的名字怎么写,但念是这样念的:带弟。那时日头正好,我趴在村头小诊所的矮窗前看着她被医生和她妈妈压在床上打针。唇红齿白的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按照你们的说法,她就是个受。

  我怕我是下一个,所以溜之大吉。否则应该来得及打个招呼。

  之后她转学了,再也没见过

  记得那时候,学校里有一个恶霸,我读幼儿园的时候,他读三年级,专门欺负比他小的孩子,会脱女孩子裤子。

  我那时候总是想,要是我早几年出生就好了,也读三年级或者更高,他就不敢欺负我了……后来,我终于读到三年级了……他还在读三年级。可是那时候,他已经像头野猪,我还是没能干得过他。

  每次放学要经过一座桥,那时候,我总想把他推下去,但我不敢,因为我一有那样的念头,晚上就会做恶梦,梦见我反被他推下去,然后吓醒过来……后来他进了班房,据说抓捕的时候屁股还中了一枪。可惜我没看到。

  毕业的时候他还送了我一张他自己的大头贴,霸道地宣称不能忘了他。我点点头收下,犹豫了一下还是贴到了自行车轮胎上。那时我知道,那种身份不是朋友,而叫做小跟班。

  小时候是相信永恒的,所以在收到那根好不容易得来的苹果的时候,我以为它会永远存在。哇塞,老师奖励我的,好好收起来。一星期后,妈妈在整理我书包的时候才发现那个早已烂掉的苹果,和那本甜腻腻的《小马过河》。妈妈笑着说,人家别人刚发下来就吃掉了,你怎么给存起来了。我摇摇头说,妈妈,我不想吃掉它。很多东西,都是我小时候的宝。

  一年级的时候我交了最多朋友,学校离我家很近,走几步就到了大校门。那个时候,班里的孩子和我很像,傻得很自然,疯得很可爱。我记得有一个像哆啦A梦一样的男孩子,矮矮胖胖的,总喜欢把手插在衣服口袋里。他爱笑,一笑起来眼睛就成了月牙。他爱讲笑话,简简单单的笑话,或许再听一遍我连嘴角都不会动一下,但是那个时候,就是听得特别开心,哈哈笑着没形象。

  每天放学,他都会等我一起走。过了桥,我俩回家的路就分叉了,但他还是和我一起,一直走到我家门口,然后再从田埂穿过去,走回大路。

  有一天,村里游神,下课后孩子们疯了一般地冲出教室,而我是个倒霉又默默的值日生。他等我,然后对我说:去我家玩吧。我没答应。他拖走我的书包,在远方冲我喊着:你不来我可把你的书包带走了。在那个时候对我来说,书包算个什么东西。他不还我,我便回家。他在北边喊,我使劲往南跑,心里很有些得意,想着你奈何得了我。第二天上学,桌子上方方正正地摆着我的书包。他依旧嘻嘻哈哈,我依旧没心没肺。那时我不知道,有些人,只是很孤独。

  小时候过年,特别爱玩鞭炮,喜欢把鞭炮插在牛粪上,然后点上……

  有一次有一个引线特别短,我不敢点,偷了爸爸一根烟,把烟丝搓出来,鞭炮放进去,然后再把烟丝塞回去。

  村里有个混混,看到我手里的香烟,要我拿给他抽,我害怕,只好给了……

  后来听人说他在找我,我好几天不敢出门,只能在家写作业。为此,妈妈为了表扬我,还给我煮了俩荷包蛋。

  那时候,学校后面有一个李子园,现在成铁路了。从李子还是手指头大就开始偷,园子的主人是个老太,长得特象格格巫,好可怕。有一次几个小伙伴下课去采,被发现。别人都跑了,就我落下了。我被追的只好爬到树上,她够不着,于是操了根竹竿来捅,我哭了。这件事在我内心留下了很深的阴影。直到很久,我都不敢往那个方向去……

  三年级的时候,全班去野炊,记得也是个果园,有个葡萄架,被我点着了,当时只有一个同学看到,好像叫“周笠敬”还是什么的。当时他没说,我也没承认。后来老师赔付了,100块,我要谢谢那位同学。

  一直到我大学毕业的第二年,我才去找老师把钱还了,老师说没想到是我。哎!早知道就不还了。我是不是太善良了?

  那时候河里鱼好多,有一种肚子扁扁的,会吸在石头上的,本地话叫“磨石达”还是什么的,秋季的时候最好抓,把石头一下搬起来,它会吸附在石头底下,然后用笊篱伸进去装,就能抓到,有一次和妈妈一起去,我负责拿笊篱,妈妈搬石头,抓了小半桶,快回来的时候,摔倒了,鱼全撒了,我哭得稀里哗啦的,妈妈没怪我,只是一直问我痛不痛,其实一点都不痛,但还是哭了。

  有一年植树节,学校弄了些花花草草让我们摆弄,种玩以后还有剩余一些,老师让我们带回家种,我拿了几片仙人掌,老师说那玩意好活。拿回家才发现没地种,我家门前有一个小鱼塘,于是我把它们种在田埂上。几天后,爸爸赤着脚从外面回来,一瘸一瘸的,要揍我。我瞬间荒唐了,不明白是什么节奏,之后打算去给我的仙人掌施肥(尿尿),发现全被人踩扁了…大人们怎么能这样?一点都不尊重我的劳动成果。

  六一节,班上表演大合唱,那时候的我,个子已经比较高了(鹤立鸡群的那种),站后排靠中间的位置,从逻辑上来说,这个位置是很安全的,哪怕是假唱,当然那时的我还不知道这词,我唱的很卖力,班上33个同学,站4排,多了一个,老师找我谈话,我很激动,这是要我站前边去领唱啊!结果老师要我做候补…我那时很伤心,感觉被遗弃了,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老师是对的,我站那确实不合适,因为我实在太帅了,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几乎每个乡镇都有圩,就我们这没有。不过我们这庙多,赶庙会就和过节似的。早晨早早的,都不用大人们叫,自己就起来等了。

  有一回,葛仙庵,遇到姑姑和小表哥。真早,已经开始买东西吃了。是苹果,姑姑让小表哥分我一个,那小子,磨磨蹭蹭的,挑了半天,挑个最小的给我。没舍得拒绝,还是接了过来(总比没有好)。他们走后,咬了一口…有虫。

  心都碎了!

  从那以后,我对苹果再也无爱,哪怕出到爱疯8,我都从来没想过要买

  。


更多精彩:
源音塘音乐 https://www.yuanyint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