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舟反思过往 “浪子回头”人人网重返校园

在经历了一季度业绩的剧烈下滑后,曾经的“中国Facebook”人人网,又被“内乱”传闻推向风口浪尖。“高管炮轰陈一舟愤而离职”、“陈一舟炮轰元老谋私”,接连发生的人事震荡使得人人网成为舆论焦点。“连员工爸妈都打电话问他们,你们公司咋回事儿啊?”7月3日,人人网市场副总裁胡琛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内乱”的传闻中有多处细节失真。

在真假莫辨的传闻背后,人人网“光辉时代”的结束已是不争的事实。这家曾经风光入驻资本市场的中国社交巨头,掉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在为盲目扩张、错失时机、创新停滞付出了代价之后,人人网选择返回起点——回到“校内”。

老板与下属互相公开“炮轰”

胡琛认为,陈一舟在管理上负有责任,“作为老板,无论如何不该把与员工的争吵放到网上去。”

按照人人网市场副总裁胡琛的说法,人人网最近被裹挟进了“风暴中心”。

近日,一封措辞激烈的辞职信,给人人网带来了麻烦。离职的战略发展副总裁杜悦在抄送给内部同事及合作伙伴的信件中指责公司董事长陈一舟,“作为领导和为人都非常负面”,并要求马上离职。

陈一舟在发给内部员工的邮件中解释说,杜悦之所以做出上述行为,是因为其职位期待没有得到满足。胡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今年1月,人人网启动对一家被投资公司的尽职调查,杜悦在负责这项工作的过程中提出,自己是该公司CEO的适当人选。“但这家公司的创始人还有股份在里面,推选CEO要几方有共识,不是某个人说了算的。”

胡琛说,在公司内部,杜悦给人的印象一向是话不多、温和稳重,他的“抓狂”让人感到意外。

与“高管炮轰陈一舟愤而离职”事件一起引爆舆论的,是“陈一舟炮轰元老谋私”:陈一舟公开在自己的主页下更新状态,指责得力干将杨慕涵利用人人网的团队为自己家人推广同类竞争产品。杨慕涵是人人网元老,跟了陈一舟八年。在此事后,杨慕涵离职。

有媒体报道称,加上杜悦和杨慕涵,人人网近一个月内已经有4名高管先后离职。不过人人网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同,“怎么数都数不出4个来。”

胡琛说,杨慕涵的离职是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且早在两月前就已提出申请并确定日期。至于杜悦的“愤而离职”,胡琛认为是沟通出了问题。他强调,高管离职属于“偶然的”、“孤立的”。

不过胡琛也表示,陈一舟及其管理团队要承担责任,“作为老板,无论如何不该把与员工的争吵放到网上去。”

3月底,人人网高层在陈一舟的提议下开了连续4周的“反思会”。陈一舟要求高层就他在日常管理和公司战略等的失误提出直言不讳的批评。于是,身为老板的陈一舟在这个会上遭到了来自管理层的各种批评——其中包括“你凭什么认为自己是最牛的产品经理?什么都要听你的。”

打赢开心网、朋友网,又来了微博、微信

人人网耗费了多年心力建立的社交网络优势,被来自智能终端的对手们一举破解。这一过程“突然”且“快”。

一地鸡毛的风波背后,是曾经风光无限的人人网已从塔尖跌落的尴尬现实。

2011年上市伊始,人人网曾是中概股中最为风光的几家公司之一。如今,其市值也已遭遇严重缩水,从当时的55.3亿美元缩减至12.9亿美元,缩水约75%。

财报显示,人人网今年一季度营收2490万美元,同比下降39%,游戏、在线广告、互联网增值服务营收齐齐下挫。其中,游戏营收为1270万美元,同比下降52.5%;毛利润为870万美元,同比下降65.2%。

2006年10月,陈一舟所在的千橡互动集团收购当时的校内网,提供实名社交服务,三年后改名人人网。截至2010年4月,人人网日登录活跃用户约2000万。2008年,“开心农场”游戏在人人网推出后火爆一时,玩家最多时曾超过1亿人。

当时的人人网并未意识到,所有这些光环在2011年之后飞快隐去。

“刚开始,开心网跟我们打,打到后来没有了。腾讯搞了个朋友网,又没有了。当时我们说,嘿,打赢了两家,我们终于活下来了——结果出来个微博,一半的人看八卦就去那儿了。紧接着就是微信朋友圈。”胡琛谈起人人网被对手超越的历史,感叹这个过程的快和突然。

人人网耗费了多年心力建立的社交网络优势,被来自智能终端的对手们一举破解。“我们以前还得指望别人填各种资料,现在任何一个手机社交App,都可以直接从你的手机里调取通讯录,自动帮你搭出一个社交网络。这时大家就是无差别格斗,从实名制这一壁垒来看,我们已经不比别人有什么技术含量了。”胡琛说,“但至少人人网与曾经的竞品相比算是坚持下来了。”

“过去几年走错了路”

上市后,不差钱的人人网显得有些“得瑟”,投资了“很多奇怪的技术”。

到了2012年,用户在微博、微信App上动动拇指就能建立圈子、获取资讯。人人网的手机端还停留在对网页版的照搬上,从内容到体验上毫无亮点。“PC时代,我们比论坛和博客领先,所以就美了那么几年。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落后了。”

这个时期的人人网在忙些什么?从历史报道中不难发现,2011到2012年,陈一舟正带领着团队在游戏领域高歌猛进。

上市后,不差钱的人人网显得有些“得瑟”。“投资了很多奇怪的技术,当时甚至为游戏建立了3D、体感实验室。考虑很远以后的未来趋势,反而忽视了眼前的事情。”或许正因如此,人人网自主研发的游戏精品并不多,人人平台的爆款游戏如风靡一时的“偷菜”是第三方游戏公司开发的。“偷菜”逐渐沉寂之后,人人网再无更加惊艳的产品。

2012年12月,因为刷榜行为“太高调”,人人游戏推出的系列应用全部遭苹果应用商店下架。在此之前,通过刷榜,人人游戏占据了苹果应用商店游戏区前十位。下架处罚使人人游戏立刻失去了一个重要渠道,也直接打击了游戏团队的信心。2013年年报显示,此前作为人人网现金奶牛的游戏收入首次出现下滑;2014年一季度,人人游戏的颓势不减。

“过去几年走错了路。”陈一舟在内部反思会上说,“我们要复盘。”

“浪子回头”重归校园

随着微信等应用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大,陈一舟认为,“人人网只有走差异化的道路才能在行业有一席之地。”

“我们已经不去想‘连接每个人\’这件事情了”。曾经被誉为中国Facebook的人人网,扩张之梦已经破灭。现在,人人网认为更现实的重心是聚焦在自己最擅长的人群之上。

2009年8月,当时的“校内网”正式改名“人人网”,当时的陈一舟不满足于只占领学生群体,打算像Facebook一样拓展全人群。这一定位在人人网上市的时候为其赢得了资本的青睐。但此后,校内并没有把用户如愿拓展到“人人”。

今年3月,陈一舟在公司财报会议上表示,人人网在产品设计上将针对国内16—26岁的在校学生。用户可通过订阅公共账号来实现查分数、课程、食堂菜谱等信息服务。陈一舟称,随着市面上包括微信在内的通讯工具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大,“人人网只有走差异化的道路才能在行业有一席之地”。

绕道五年之后,人人网回到原点。“人人现在把自己定位成酷的、年轻的品牌。”胡琛说。

“去年Q4我们的活跃用户数跌到4600万,今年3月份就回到了5100万”,人人网市场部人士认为,这应归功于新版手机端的改善。

在人人网团队的理解里,以“秘密”“乌鸦”等为代表的App将成为社交产品的第四个潮头,基于这种判断,研发团队推出了主打学生团体暗恋表白的匿名社交软件“哔哔”。

据介绍,陈一舟个人起初讨厌“哔哔”这个名字,“听起来低俗”。但是研发团队认为出自网络流行语“no?can?no?bibi”的“哔哔”会更受90后欢迎,遂不顾陈一舟反对,自行定下了这个名字。可能是考虑到此前反思会上员工对自己管理方式的指责,最后陈一舟默认了这个名字。

“迎合90后”,这是人人网的未来发展战略。重新起步的人人网有多大胜算?

易观国际分析师庞亿明表示,人人网正在转型,移动端也加入了一些即时通讯的功能,但用户已经被侵占,“先后面临两次市场冲击,都错过了应战的先机。”

如今,在苹果商店的应用排名里,人人网的产品并不靠前,“如何让目标用户重新接纳和欢迎人人的产品,这是要进一步考虑的问题。”胡琛说。

□新京报记者?张泉薇?北京报道


更多精彩:
杨圣军 http://epaper.qlwb.com.cn/qlwb/content/20181024/ArticelS03002F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