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晋英豪首发

段匹磾两人看有两条冰龙袭来,想要挺剑护住身体,却毫无作用,咚咚两声巨响,二人同时中招,跌飞出去老远,滚落在台下。

  原来这就是刘曜早年隐居管涔山时,苦心练成的神功冰龙掌,今天用在了他们身上,刘曜得意之下哈哈大笑,解下了黑纱巾,扔在地上,自然他取得了这一组的胜利。

  最后一组刘琨上阵,有石勒和张昌。

  石勒本名叫勹背,小名是匐勒,(石勒是他后来改的名,为了称呼的习惯,就直接称他为石勒。)羯族人,是并州武乡人氏,是个给人种地的苦力,黑色的脸膛,弯卷的胡须,眼睛有点蓝,穿着粗麻衣服,鞋子上破了几个洞,一付寒酸样。

  他天生力大无穷,闲暇时跟人学了点武功,这次奉母亲之命从并州贩卖点特产来洛阳,听人说有擂台就来湊湊热闹,竟然运气不错,打败了三十名对手,也进入到了这轮比试。

  说起来刘琨要取胜相对容易些,张昌虽然嚣张,但真正本事不济,石勒天生神力,但技巧欠缺,所以说刘琨要斗他们二人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军官念道:“刘琨、张昌、圈圈对阵!”

  台下人群笑了起来,军官一听不对,怎么有叫圈圈的。

  军官喊道:“谁是圈圈?”

  石勒举手道:“是小的。”

  “你叫圈圈吗?”

  “不是,小的叫石勒。”

  “这纸上两个圈是你画的?”

  “是的,小的没念过书,一个字也不认得,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所以就画了两个圈。”

  “啊,你不识字!?不识字也要来招贤,你以为当将军只是打打杀杀吗!看你穿得那个破样,还想要功名,想得美!”

  军官回头看了看主考席,几个主考都摇了摇头。

  军官说道:“石勒,取消你的比试资格,因为你不符合招贤的标准,下去吧。”

  “原来是招募将军啊,要知道俺也不来湊这个热闹,俺还以为是招普通军士呢,算了,小的下去就是。”说着就往下走。

  台下人群一阵大笑,这样的人也要当将军,真是笑话。

  石勒走两步又回来了,军官问道:“还有事吗?”

  “打擂没有钱吗,我在洛阳的买卖没有挣到钱,能不能给几个钱回家?”

  台下人群笑得更厉害了。

  军官骂道:“滚!你以为这里是苦力市场啊!”

  祖逖见这人可怜,掏出二两银子给了他:“兄弟,快回家吧。”

  石勒一脸感激,捧着银子走下台,一步三回头看着祖逖,嘴里说着:“好人哪,好人哪。”

  这样刘琨这一组只剩下了两人,张昌和刘琨战了有四十招,张昌毫无悬念败下阵来,这样一共有四个人可以再次比试,除了祖逖刘琨,还有刘曜刘聪。

  军官再次让四人抽签,结果祖逖抽到了刘聪,刘琨抽到了刘曜,四人都知道这轮比试至关重要,铆足了劲要全力以赴。

  军官宣布比试开始,先由刘琨对刘曜。

  刘曜两人对阵,刘琨明显不如刘曜,但刘琨拼死力敌,刘曜为了稳妥取胜,再次使出了冰龙掌,结果刘琨被打败了。

  刘曜心想如果刘聪再胜一局,就是我和刘聪最终对决了,那就只是形式问题了,反正都是我们的人拜将带兵。

  同样的道理,祖逖感觉压力很大,如果自己再输了,就没有一点机会了。

  在刘琨渴望眼神的注视下,刘聪和祖逖开始了对阵。

  刘聪的武功毕竟比不上刘曜,祖逖又学会了地龙门的武功,和刘聪相比不分伯仲。

  祖逖再次发挥轻功的威力,把刘聪忽悠地在台上乱转,果然不消多时,刘聪也步法大乱,让祖逖抓住机会击败了他,尽管赢得很侥幸。

  如此一来,就变成了刘曜和祖逖的终极对决。

  军官宣布道:“祖逖、刘曜两人胜出,获得了最后比试机会,为了能让你们充分准备,将在十天后在这里进行终极对决,届时将进行三局比试,胜出的就是大将人选。”

  回去的路上,前面羊献容和小芸走来,刘琨上前招呼道:“羊姑娘,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羊献容不答,小芸说道:“两位大哥,我和小姐出来转转,顺便画了幅画。”

  “画?”刘琨问道:“在哪里,让我看一眼。”

  小芸把手里的一幅画递给刘琨,刘琨展开一看,原来是羊献容的画像。

  只见画中的她眉如远山含黛,眼似两汪秋水,清莹透彻。

  发若流瀑。朱唇玉颈,揽起的头发镶嵌着颜色浅黄的发簪,显得分外耀眼、庄重。

  眼前垂下的一丝流海,细长、乌黑。

  两耳一对朱玉耳环,相映成辉。身披藕色轻纱,里面着淡粉红莲内装映着肌肤,柔而不媚。

  一只玉手捻着右边垂下的秀发,像是若有所思。神情淡然,纤尘不染,宛似仙子,最特别的是她的一又眼睛像是盯着看画的人,神情欲说还休。

  刘琨看了不禁叹道:“太美了。”

  祖逖湊上前说道:“刘琨,这旁边还有字,应该是一首诗吧。

  刘琨看到几行清秀隽逸的小楷字,写的是:

  文君听琴夜起坐,

  当垆沽酒不羡仙。

  今时不复见绿绮,

  何人重弹凤求凰。

  并且还有赠刘君字样,下面是羊献容的署名。

  他知道文君听琴的典故,说得是汉时卓文君被才子司马相如的琴曲《凤求凰》撩动心弦,双双私奔当垆卖酒的的故事,故事既浪漫又感人,正要说什么,小芸说道:“刘大哥,这是我家小姐送给你的,你可要好生收好。”

  刘琨知道羊献容送画的深意,说道:“多谢羊姑娘美意。”

  “小芸,我们回去了。”羊献容道。

  小芸又对刘琨道:“对了,还忘了大事,金先生要你们今晚去他们家吃饭,说要为你们庆贺,怎么样,大哥,今天的比试结果如何呢?”

  “幸有祖大哥获得资格。”刘琨道。

  “金先生猜得没错,知道你们两兄弟肯定能有一人获胜,行了,记得晚上到济善堂。”

  小芸说完就和羊献容往回赶。

  二人一走,祖逖就拿腔做调:“刘琨,你艳福不浅,人家羊姑娘国色天香的美女向你求爱了,你可不能负了人家。”

  “大哥,不要乱说,人家可是太守的千金小姐。”

  “千金小姐怎么了,当年卓文君家也是财势很大,不也跟穷小子司马相如私奔卖酒去了吗?”

  祖逖斜眼看一眼刘琨,又故意呤起了凤求凰:“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刘琨打断道:“大哥,我不理你了,尽是取笑我。”

  祖逖道:“大哥可不是取笑你,你小子可要对她负责,想当初你可是看了她的身子……”

  话没说完,刘琨一把堵住了他的嘴,说道:“大哥,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可不能向外乱说的。”

  祖逖一把扒开他的手道:“刘琨,好小子,你想憋死大哥啊……”


更多精彩:
源音塘音乐 https://www.yuanyintang.com/